42岁袁泉北漂31年:好的人生,得慢慢来
时尚

42岁袁泉北漂31年:好的人生,得慢慢来

2019年10月10日 09:29:26
来源:FS高端交友

最近,改编自真实事件、歌颂平民英雄的电影《中国机长》火遍全网,其中演员袁泉再次引起了大众的关注。

她穿着空姐组长制服,气质优雅,只静静地站在人群里,都十分突出。

-

而通过倚在窗口的特写镜头,我们可以看到,在她深陷的眼窝中,带着一股迷离而朦胧的雾气,脸上写满了落寞,仿佛有无尽的心事压在心头。

-

有人说,看到袁泉,就会想到“实力派”,对电影也充满了期待。

行走娱乐圈多年,这个孤独而高冷的女子,唯一让人记起的大概只有演技。

就连黄渤也曾评价她: “袁泉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女演员之一。

-

2017年,一部《我的前半生》引发了一波收视狂潮。

在剧中,除了主角马伊琍外,久未露面的袁泉,也再次让观众刮目相看。

谁曾想,外表柔弱文艺气质浓厚的袁泉,饰演起独立倔强的职场女强人,竟别有一番风味?

尤其是那张裹在黑白大衣里的脸,有着不可名状的孤独和隔绝之意,真正地活出了亦舒女郎的风范。

-

在《我的前半生》播出前,袁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可能是一个听过但完全不熟悉的名字。

所以,电视剧播出后,大家就想当然地为她贴上了“翻红”的标签。

如此说的人,大概是不了解袁泉的,出道20多年,她不是“翻红”,而是从未想过让自己“红”。

虽然身处名利场,却从不张扬,若非角色需要,她宁愿永远躲在自己的角落里,享受生活的真意。

-

亦舒说: “做人凡事要静:静静地来,静静地去,静静努力,静静收获,切记喧哗。

这句满载哲理的名言,是对袁泉最好的诠释。

她就像一株生长在幽谷中的百合花,不出风头,只默默地努力,静静地绽放。

当下艺人为了博取关注度,争的头破血流,只有袁泉,不屑于追逐潮流来刷存在感,在一片尘嚣中,她显得格外明净、清透。

乍一看,袁泉似乎只是娱乐圈的一个过客,但她的演艺之路,却是高调且自带光芒的。

-

许多艺人在成为演员之前都会有“前身”,有的是公司职员,有的是跑龙套的,但袁泉的前身却充满了文化底蕴,她是学京剧的。

自幼多才多艺的袁泉,注定是为舞台而生。

生活里的她喜欢沉默,但只要到舞台上,她就瞬间化为一个精灵,可翩翩起舞,也可放声高歌。

-

1988年,北京戏曲学院附中到袁泉的家乡选拔文艺尖子,当时只有11岁的袁泉因成绩优异,被破格录取。

从此,她就独自踏上北上的列车,来到了北京学习京剧。

学京剧的日子是艰苦而枯燥的,有时候袁泉也深觉迷茫无助。

于是,给父母写书信,就成了她最好的排解方式。

有次,她在给父母的信中写道:

“下星期又要板腿了,我真害怕。基本功还是那样,没有丝毫进步。老师说我还不够刻苦,我听了心里非常难受,因为我觉得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。”

看着女儿小小年纪就独自在外求学、受苦,父母虽心疼,更多的却是鼓励她:

“泉泉,切记住,在挫折面前不气馁,要保持良好的情绪,振作起来吧!”

父母的爱和鼓励,为袁泉带来了无尽的力量。

-

虽然在信中说苦,但是在整个学习生活中,她却是极其坚强的:

基本功每天要练习无数次,无论春夏秋冬,都会早起吊嗓子,从不间断。

诚如泰戈尔所说:“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,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。”

虽然那些受苦的日子异常难熬,但却为袁泉打下了扎实的的基础。

在此后岁月里,她那优雅的身姿和会说话的双眼,都成为了她演绎道路上的基石。

-

学了七年京剧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袁泉会成为大青衣的时候,不成想,袁泉却做了个让别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。

因为喜欢话剧,她转头报考了中戏,成为96届中戏的学生。

而这一决定,也彻底让袁泉的荧幕之路,拉开了帷幕。

-

中戏1996班,可谓是“星光熠熠”,甚至有人说,那届的中戏孕育出了演艺圈的半壁江山。

而袁泉也凭借扎实的功底和瓷娃娃一般的外貌,和同届的章子怡、梅婷、胡静、秦海璐、曾黎、傅晶并称为“七朵金花”。

虽然一入校门就备受关注,但步入中戏的前半年,袁泉都活得很“痛苦”。

这份痛苦正源自于她内心的自卑。

“当你站在一群优秀的人面前时,瞬间就觉得自己很有差距。

-

最崩溃时,袁泉选择用跑步来释放自己。

从东棉花胡同跑到交道口,再到安定门桥,冲着拥挤的车流疯狂的大喊,然后,伴着落日余晖再跑回学校。

好在,袁泉并没有让自己在这样的情绪里越陷越深,而是选择用努力改变自己的心境。

当同学都跑出去拍广告时,袁泉并没有随大流,而是选择做“乖学生”,按时上课,坚持练习晨功。

因为她明白,唯有好好修炼自己,未来才不会慌乱。

-

是金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,虽然不急于出名,但机会还是降临到她的身边。

大二时,袁泉就出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——《春天的狂想》。

影片中,她一出场,面含微笑,目光清澈坚定,一手敲鼓,一手夹板的姿态,既漂亮又专业。

凭借在此片中的表现,袁泉一举拿下了金鸡最佳女配角。

-

导演滕文骥毫不掩饰对袁泉的欣赏: “这个女孩不得了,将来一定会非常火!

后来的袁泉,确实很“火”,不过她的火仅限于“荧幕内”。

《春天的狂想》后,袁泉又出演了霍建起指导的《蓝色爱情》。

经过不断地细致揣摩研究,袁泉将剧中人物的敏感、细腻刻画得入木三分。

而凭借这部影片,她又拿到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演员。

-

2002年,袁泉又和倪萍合作,出演了《美丽的大脚》,这一次她褪去文艺范,变成了下乡支教的城市女青年,并再次拿下了金鸡最佳女配角。

出道仅仅三年,就备受认可,如果按照这个势头走下去,袁泉的未来绝对是不可估量。

然而,在风头正劲时,袁泉却再次“抽身而退”,在2005年,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名利,转而投身到自己最爱的话剧舞台。

对于这个选择,袁泉的答案是:

“舞台才是我的毕生所爱,每天除了读书上课,我想24小时住在剧院。

木心曾说:“很多人的失落,是违背了自己少年时的立志。”

袁泉最难得可贵的就是,她会排除外界的干扰,始终坚守自己的初心。而在此后的日子里,她与话剧有了不解之缘。

-

相较于电视剧和电影,话剧无论是收入还是曝光度都要低很多,但袁泉还是甘愿奔赴话剧舞台。

话剧表演难度系数高,它的每一场演出都是现场直播,几个小时的表演要一气呵成,没有任何修正的机会。

同时,一场话剧要两三个小时,对表演者的体力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。

袁泉出演《简·爱》时,就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,整整站了165分钟。

-

但再难再苦,袁泉都不在乎,因为“我喜欢”。

这些年,从《琥珀》到《简·爱》,从《暗恋桃花岛》到《活着》,袁泉都奉献了无可挑剔的演技,同班同学刘烨说:

“袁泉是我们班最厉害的,我和她直接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她主演的《琥珀》,演出门票在香港三天内预售达到3000张,创下了香港话剧的销售记录。

2006年,她出演《暗恋桃花岛》,开场时她坐在秋千上,低垂着眼帘,说出了开场词:“好安静啊,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安静的上海。”

-

当年的“云之凡”扮演者林青霞正坐在台下,只听这一句,泪水就夺眶而出。

能将角色刻画得如此动人,都是袁泉用燃烧自己换来的。

只要迈上舞台,她就不再是袁泉,而是角色本身,为了演出人物灵魂,她一次又一次的沉浸其中,让自己受伤,再自我修复。

袁泉对角色的痴迷,不禁让人想起,张国荣曾对陈凯歌说的那句:

“我就是程蝶衣本人”。

因为太爱了,所以才会成魔。

-

在几百场演出中,袁泉倾其生命去诠释每一个角色。

出演《青蛇》时,她几乎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体力,很长一段时间,都无法从角色中抽离。

这些付出,也让她大满贯了话剧界的所有奖项。

《简·爱》为她赢得了中国戏剧表演界的最高荣誉---梅花奖。

2007年,年仅30岁的袁泉入选“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”,和老舍、曹禺、田汉跻身同一行列,成为话剧史上最年轻的名人堂成员。

袁泉,是当之无愧的“话剧女王”。

-

对于这些荣誉,袁泉依然看得很淡:

“不争不抢,专心做自己热爱的事业,令我很快乐,也很满足。

在这个经济时代,袁泉人如其名。

她淡泊名利,只低调、简单、专注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儿,当你真正了解她,你会惊讶地发现,她有多沉默,就有多厉害。

-

对于这个异常吵闹的世界,袁泉是沉静的,但她的沉静不是软弱,而是隐藏着另一种力量。

就像合作多次的搭档姚谦所评价的那样:

“沉静并不是袁泉的全部,当需要表达的时候,她总会有股力量,而且是狠狠的力量!

近几年,除了《我的前半生》,袁泉还出演过几部电影,虽然有的戏份并不多,但依然在短短出场中,让观众见识到了她的演技。

她是《后会无期》里,说着“喜欢就会放肆,但爱就是克制”的刘莺莺。

-

她是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里的电影皇后蝴蝶,一颦一笑全是戏。

-

她是《大上海》里的叶知秋,身着旗袍,化着三十年代的妆容,脸上写满了旧上海的故事,一次回眸、一声叹息,都是凄美的情感。

-

在袁泉眼里,“角色”没有大小之分,哪怕只有几句台词,她也会认认真真琢磨,往角色里钻。

连一向高标准、超犀利的韩寒碰到袁泉,都忍不住赞美:

“遇上一个好演员,就是希望有几万尺胶片永不停机。

而袁泉的定力,更是绝非一般演员可比。

任演艺圈如何风云变幻,她只专心演戏,按照自己的节奏走。

镜头前她是张力十足的好演员,但走下镜头,她只是一个喜欢安静独处的普通人。

-

知乎上有网友说在北京798,带孩子参加课外班,偶遇袁泉在等候区等孩子。

整整两小时,其他妈妈都在玩手机或者聊天,只有袁泉安静的在角落里看书,安静美好得让在场的人都不忍心去打扰她。

拍摄《后会无期》时,韩寒也对“默默坐在旁边”的袁泉印象深刻:

在片场,袁泉要么静静地看书,要么默默坐在旁边,脑补走戏,更被震慑到的是,无论坐多久,都没看见她把手机拿出来。

也正因为她一直注重内在沉淀,才活得无比从容和自信。

-

当有人质疑她衰老时,袁泉只淡淡地回应一句:

“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,因为契诃夫的很多话剧,都要40岁以后才能演。

出道多年,袁泉一直坚守做自己,她不上综艺,远离是非得漩涡,在人人争先恐后时,她却不急不躁,在安静中蕴藏深厚的力量。

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社会里,大家都习惯匆忙赶路,无暇顾及沿途的风景,最后把自己弄得身心疲惫。

我们不妨学学袁泉,偶尔放慢一下脚步,毕竟人生比的不是速度,而是持久力。

当你慢下来,就会发现:

人生很多成就,未必要争先恐后去“抢”,守住内心的那份“静”,也会有许多意外和惊喜在等你。